<input id="6syc0"></input><menu id="6syc0"></menu><input id="6syc0"><u id="6syc0"></u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6syc0"><tt id="6syc0"></tt></input>
    <menu id="6syc0"></menu>
    <input id="6syc0"><u id="6syc0"></u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6syc0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6syc0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6syc0"><acronym id="6syc0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6syc0"><u id="6syc0"></u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6syc0"></menu>
  • 铁矿石市场风起云涌 业内称未来矿价或突破想象

    2018-06-15 ? 字号
     市场预计,到2013年底,四大矿山力拓、必和必拓、FMG、淡水河谷合计产能将达9.7亿吨(相当于7.84亿吨的生铁产量),2014、2015年将达到11.65亿吨和12.55亿吨。
    而内矿产能也在释放。2013年,国产矿产量预计将达到14.1亿吨左右,增长7.5%左右;到2015年,国产矿原矿将达16亿吨,2020年为14.4亿吨。
        刘效良表示,供给成本决定长期价格,长期来看,铁矿石市场价格一定会回归到边际成本。按现有规划,未来世界铁矿石产能的增长,将大大超过需求。不过,国内资源受成本较高的影响,未来对进口矿的依存度仍将保持较高水平。
        他预计,未来铁矿增量的80%以上,来自巴西、澳大利亚。巴西供给中国的到岸成本约为65美元/吨,澳大利亚供给中国的到岸成本约60美元/吨。而中国的平均生产成本约105美元/吨,其中80美元/吨以下占40%,80~100美元/吨占25%,100~120美元/吨占15%,120~140及140美元/吨以上,各占10%。
        他同时指出,目前从部分境外投资项目的生产成本来看,我国境外投资的铁精矿离岸成本为80美元/吨左右,到岸成本在90美元/吨以上,“事实上,中信泰富、卡拉拉铁矿的成本,要高得多,要到100美元以上”。
        他认为,中国未来大部分高成本矿山将被迫关闭,部分中国在海外投资的成本相对较高的矿山,也将面临困境。几年前在高位投入的投机资金,未来将受到矿石价格下降的影响,而被挤出市场。
    矿价变化或超乎想象
        “如果四大矿山都争夺中国的市场份额,价格的变化,可能会突破人们的想象,大家要做好思想准备,”中钢协市场部主任王颖生认为,若四大矿山竞争起来,将带动整个铁矿石的竞争,国内矿也会跟着竞争,“如果他们不竞争,和平相处,又会是另一番模样”。
        上述观点得到了中矿协秘书长刘效良的认可。同时,他也明确指出,全球铁矿石供大于求的局面,迟早要到来。面对正在发生的供求关系变化和矿石价格调整,我国很多铁矿山将面临生存危机。“如何应对,这个问题将不仅仅是矿山企业本身的问题。”
        另一方面,则是铁矿石金融化趋势日渐增强。
        据了解,近年来大商所的焦煤和焦炭期货、上期所的螺纹钢和线材期货都已上市,而热卷板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上市,此外郑交所也正在进行铁合金上市工作。
    9月13日,证监会宣布正式批复大商所开展铁矿石期货交易,业界期待许久的铁矿石期货终于揭开了“神秘面纱”,这标志着“中国版”铁矿石期货也正式起航。
    王颖生指出,需关注国内“虚拟钢铁”的形成。“钢铁产品及其原材料如今逐渐都有了期货产品,这些产品上市以后,金融机构、炒家都会参与,对未来的影响,可能是深远的。”
        “任何一种大宗商品,只要金融化倾向越严重的,波动的频率就会越快。只有这样,很多炒家才能从中获利。从整个世界经济的运行态势而言,金融化是资源、利益、风险不断博弈与分配的过程。”分析人士认为,市场在不断向前发展,铁矿石金融化所带来的,将会是供求关系、价格变动,甚至就业形势上新的变革和机遇。
        “不管是套期保值、期现对冲,对于钢铁企业来说,你去了解、去运用这些金融工具,可能就会增加一条出路,”王颖生对此表示。
    PP彩漂